百花缭乱

不行这个名字好出戏啊魂淡。。。

不行了我憋不住我的笑声了_(:з」∠)_

艺术辉终于到手了!!!打ex出了三熊就赶快抽了一发,辉酱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!!!成功偷渡欧洲!!!

大概……小恭介,好像看得不太清楚……

我的美术馆不可能那么奇怪(5)

  “这是哪?”Ray问。
  “里世界。”Ib回答着,给新娘的手指戴上了戒指。
  “不,我说的不是这里。”Ray拾起了画中的新娘扔出的花束,“我指的是这一整个地方在哪。”
  Ib想了想,半天才转过头对Ray说:“这里是美术馆……如果你说的是这个的话。”
  Ray把手中的花束塞到了前面一脸痴汉样(并不)的画口中,思索着:“美术馆啊……怪不得有这么多艺术品。”
  Ray正要往,门的那边走,却被Ib一把拉住了袖子。“怎么了?”Ray看着Ib的眼睛问道。Ib抬起了低得似乎可以看不见嘴巴的头,低声说道:“前面那个房间很危险,小心一点。”Ray愣了一下,然后她的嘴角微微上扬,笑着说:“放心吧我会的。”
  果然,还是对那个房间有心理阴影啊。
  “这……这啥?”
  Ray震惊的睁大了眼睛,不愿相信眼睛所看到的一切。
  “不就是14个画框而已嘛……等等这一堆是啥??!”
  房间里的画框纷纷从墙上掉落,速度有快有慢地在地上爬来爬去,地上还零零散散的放置着许多人体模型的头,无个性的雕塑也在悠闲的晃来晃去,不像是一个充满怪物的房子,反而像是派对上的舞池。
  突然有一只画框注意到了站在门口的Ib与Ray,大叫了一声,所有的画框都慌慌张张的回到了原位,吴克们都消失不见了,无个性们立正站好。
  两人在原地呆立了几分钟,Ray先开口:
  “我怎么感觉……智商收到了侮辱呢……”
  “嗯。”Ib回答道,果然高估了那群艺术品。

嗯一只一点都不像的自拍弟弟|ω・)

我的美术馆不可能那么奇怪(4)

#Zack你这么犯规GM知道吗#
        “你这家伙,为什么会在这里?Ray呢?你把她弄到哪去了!”面前的男子说,把镰刀对准了Garry的脖子。
        Garry习惯性地举起来双手,一脸懵逼地看着面前的男子,回答道:“人家……人家也不知道啊!Ray又是谁啊?!等等等等等等别过来啊!”Garry看见他要用镰刀斩向自己,赶紧往旁边一躲,勉强躲过了第一刀。可是这镰刀却仿佛不会停歇一般不断地斩来,Garry只好靠不停地翻滚来躲过这有着暴风雨阵势的攻击,当男人的攻击速度稍微减缓了一些后,Garry才找到了机会站起了身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冷静一下,有话好好说!别打人!”“冷静个鬼,我给你三秒钟,马上离开我的视线!”面前的男子愤怒的说,Garry赶紧尽他双腿最快的速度,能跑多远跑多远。
        “呼……”在找到一个合适的藏身之地之后,Garry坐了下来喘了两口气,头轻轻扭动了一下方向,确定了四周没有人之后,才敢放松一下紧张的精神。
        刚才那个家伙到底是在干什么啊?!话都不说明白就打过来了,那家伙是智商低下的笨蛋吗?Garry在心里愤愤地嘀咕着,用以发泄不满。
        另一边。
        刚才那个男人,Zack,还在烦躁地用镰刀破坏着周围可以破坏的一切。“可恶……Ray到底在哪里……没有Ray只有刚刚那家伙的话……根本就通不了关吧!这次到底是怎么搞的啊!”Zack用手用力地猛捶了一下墙,震得灰尘都纷纷扬扬地落了下来,充满灰尘的空气把Zack呛得咳了半天才恢复正常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不管怎么样,先去把那家伙找到好了……”Zack挠了挠头,轻嘁了一声,“凭我一个人根本通不了关,找到个人还有可能一些……刚才他往哪边跑了来着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没有Ray/Ib就是麻烦。”两人想着。
       

我的美术馆不可能那么奇怪(3)

#让我们来看看Garry这边#
#Garry选手似乎有些迷茫呢#
#没事的他碰见Zack就不迷茫了#
       Garry坐在一个被蓝色月光撒满的房间里,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要再追着人家啦!”他突然从嘴里蹦出来了这句话,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。“诶,这是哪……人家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        Garry从椅子上站起来,凝视着窗户。窗外的蓝色月亮,就像是假的一样。房间内几乎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把惨白的椅子和冷冰冰的监控摄像头。Garry即使穿着外套,也依旧打了个哆嗦——这里的气氛,令人感到不寒而栗。这个房间里,根本感受不到生物存在的气息。
        “人家应该在美术馆里被蓝色画框姐姐追杀才对啊……这里又是怎么回事……”Garry疑惑着,摸索着打开了房间的门,“不管怎么样,先出去再说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看见了走廊的墙上写着什么,凑近一看,全部都是难以理解的奇怪有酸涩的语言,而且字迹也很模糊,有的字都看不清楚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想说明什么呢?人家突然怀念起被画框姐姐追击的日子了……”Garry自言自语着,又推门走进了另一个房间。
         这个房间的中间有一张桌子,桌子上放着一台电脑。有整整一面墙上全部都是镜子,Garry走了过去,却只有中间那一面镜子可以照出他的身影。
       “哔哔——”电脑突然响了起来,开了机,也把Garry吓了一跳。“打开咨询界面,输入资料,请回答问题。你的姓名是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G……Garry”“你的年龄?”“22”“为什么来到这里?”“人家也不知道啊!人家本来不应该在这种地方醒来的!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电脑沉默了。Garry拍了拍电脑,嘟囔着:“啊咧,怎么不说话了……”电脑又说:“神父大人,我可以砍死那家伙吗?”这次的声音小了许多,貌似是在和身边的人说话。“你先把卡给他。”电脑那边的另一个声音说。
        电脑旁边的另一个机器立马就弹出了一张卡片,Garry拔出了那张卡片,仔细端详了之后自言自语道:“拔出这玩意应该不会触发什么机关之类的吧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Garry走到了一扇铁闸门前,发现了一个破旧的读卡器。“把这张卡插进去就可以开门了吧。”门开了。
       在他面前的,是一部老旧的电梯,旁边的按键却只有向上的图标。“只能向上……说明人家在最下层吗……”Garry摸了摸下巴,按下了按钮。电梯缓缓地打开,带出了一片灰尘,看来是很久没有使用过了。
        B6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是地下六层,那人家刚才在地下七层……这里到底有多少层楼啊……每次只能上一层什么的,果然麻烦死了,一次上去不行吗。”Garry抱怨着,边四处张望。
        “啾啾”某处传来小鸟的叫声。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原来这种地方还有生物存在吗,明明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腐烂垃圾的酸臭味呢。”他皱了皱眉,对这种气味表示了轻微的不满,“小鸟在这也是真可怜呢……把它放到别的地方去好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Garry分辨了一下小鸟的位置,便走了过去。小鸟在一个狭窄的缝隙里,一声声地叫唤着,听起来有些绝望。“诶诶,这孩子……受伤了吗!?翅膀上全是血啊……看来必须帮帮它呢。”Garry轻声说着,说完学了两声小鸟叫,把它引了过来。
        Garry蹲在地上,抚摸着小鸟的羽毛,轻轻地对小鸟说了几句安慰的话,虽然说他知道小鸟不会听懂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会带你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话还没有说完,Garry的眼前便溅起了一片血光,那只小鸟的身体早已看不见了,代替小鸟在那里的,是一个全身绑着绷带的男人,男人的镰刀上还有一块块深深浅浅的血迹,可想而知他干过多少次这种事情。
        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等等这个老男人是谁啊?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人家才不是老男人呢!”
       

我的美术馆不可能那么奇怪(2)

#p1忘记说了本文杀天恐美联动梗#
#小学生文笔注意#
#可能会有ooc#
#私设会有一点#

       “这里是里世界。”Ib对少女说,“话说回来,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        少女很诚恳的回答道:“我不知道,我醒来之后就发现我在这里了。可是我明明……明明应该在一个像医院的地方醒来才对……”她脸上微微露出了一丝困惑,但是她的眼睛却没有一点变化,就像死掉了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……你的名字是?”
        “Rachel•Gardner,这个我还是知道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Ib又仔细地打量了Rachel一番,发现其实她并没有比自己大太多,也就是十二三岁的样子,基本可以定义为同龄人。所以Ib没有了之前的那么胆怯,开口说道:“我叫Ib,请问,可以叫你Ray吗?”
        Ray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回答了一句“嗯”,然后转头准备往外面走。还没走两步,墙上那幅鬼脸样的画就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什么玩意,好恶心。”Ray皱了皱眉,对身后的Ib说,“小心点,别踩到了。”Ib赶紧跟了上去,毕竟走了那么多次,这种把戏不会再中了。
         两人来到了一扇门前,然而这扇门被一个没有头的雕塑给挡了个严严实实。现在即使是走过无数遍这条路的Ib也是束手无策,以前这玩意可是Garry负责搬的(毕竟是搬无个性专业户嘛),两个年龄加起来才刚过二十的孩子根本就搬不动。
        “现在怎么办?”Ib问道,如果不通过这扇门,剧情就无法发展下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如果没有机关的话,破坏掉不就好了。”Ray说着,在墙上四处摸了一下。没有机关。她瞟了一眼鲜红得刺眼的门上,对Ib说:“说不定,这门可以忽略这个雕塑,直接开门进去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应该不可能吧……毕竟它放在这肯定有它的意义啊……”Ib回答着,却还是试探性地去摸了摸门把手,往下按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喀——”不知名的声音响起。
         Ib有点不相信眼前的景象。
         搞了半天这门是可以直接开的!?那之前为什么Garry要搬开它?!果然他只是强迫症而已是吗!?
          “门居然意料之外的开了呢……只要从后面那个楼梯走上去就好了吧。”Ray依旧非常平静地说道,踹了一脚无个性,想让道路变得更宽敞一点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走吧。”Ib的嘴角抽搐着,艰难地说出这两个字,走向了通往灰色房间的漫长楼梯。